您当前的位置:TPY时尚网资讯正文

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9-29 16:35:49

  此枚新作融合精湛机械技艺与深厚美学造诣:可完全显露的机芯展示了两个陀飞轮装置通过中央差动器驱动整块夹板的运转。每个组件均经手工润饰,底盖上镌刻有“House on the Quai”图案,阿伯拉罕-路易·宝玑(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曾于这座位于巴黎的建筑内完成了其毕生事业。

  全新宝玑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将一枚颇具纪念意义的机芯蕴藏于腕表方寸之间。于极为有限的空间内,宝玑制表工厂打造出了一个复杂而又和谐的宇宙,其似乎有悖物理学定律。如同一件精致的雕塑,完全展露的机芯围绕轴心以每12小时旋转一周的韵律运转。该枚腕表由两个独立的陀飞轮驱动,每个陀飞轮每分钟各完成一次旋转。通过这种方式,相互链接的调节机构实现了双重旋转,从而带动了陀飞轮桥架——以此作为时针,其设计甚为大胆。腕表的视觉呈现颇为不凡,以金质材料制成机芯零件为特色,恰同昔日于大复杂功能时计内所采用的零件——这一传统现如今几乎不复存在;这正是宝玑致力于延续的传统,正如品牌之于大师匠艺的传承那般。该枚腕表呈现了宝玑的精湛工艺——底盖上的手工镌刻工艺尤为特别,其生动勾勒出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于巴黎钟表堤岸所购建筑的图案。

  延续数世纪的发明成果

  事实上,正是在巴黎西岱岛(Ile de la Cité)这一巧匠荟萃的灵感之地,宝玑先生发明了一种装置,该装置随后享誉全球,并延续了数世纪。曾几何时,人们习惯将时计垂直佩戴于西服马甲的口袋中,宝玑于是潜心钻研,寻找抵消地心引力对计时精准度造成影响的解决方案。随后他灵感涌现,将摆轮、游丝以及擒纵机构(擒纵杆和擒纵轮)置于一个围绕轴心旋转的框架之中,并为这种框架及其部件的双重旋转赋予了“陀飞轮”之名,该命名源于一个被遗忘多时的行星系统概念。赋以堪为绝妙的原理构思与令人着迷的运转方式,这一发明的所有权至今归属于宝玑,赋予其真正与众不同的独创性。

  机械独创性

  同时,此枚Classique经典系列5345双旋转陀飞轮“钟表堤岸”腕表的计时零件在技术层面与最初的创作十分相似。钢质游丝具备标志性的末端曲线设计,确保游丝实现同心运动。该解决方案由宝玑创始人自行设计,后来被命名为“宝玑游丝”(Breguet overcoil)并为人所熟知。直到如今,游丝仍由手工制作,且不同校准亦由手工完成,例如陀飞轮框架的平衡性。这些框架是目前系列中唯一采用镜面抛光钢材质打造的框架——于高级制表领域属最高精度抛光等级。

  两个陀飞轮装置宛若两颗机械心脏彼此独立运作,分别由各自的发条盒驱动。然而,两个振荡机构同时与另一对轮系相互耦合,在中央差动器中旋转。以这种双输入设置来决定陀飞轮的平均速率,令摆陀夹板得以按照每12小时旋转一周进行运动。至于分钟显示,腕表则采用经典的中央分针设计。整套装置配备了一个系统,借此将轮系内的间隙最小化,以确保走时显示精准度的完美把控。

  这一杰作令此枚机芯堪称宝玑制表工厂所研发最为复杂的系统之一。例如,该机芯本身精密高效运转的特性促使制表师们必须重新审视手动上链机构,该机构在此款设计中依靠独立的轮系以完成运作。其中的一个发条盒配备了类似于自动上链腕表所使用的副发条。该精巧结构使得第一个发条完全上链后可打滑保护发条,直至另一个发条盒上链完成。最后,表冠采用了测力安全系统,以防止发条过度上链。

  匠心艺美

  在宝玑的制表艺术中,专业技术向来离不开美学造诣。双旋转陀飞轮于2006年首次亮相,如今已演化为可透过表盘跃然眼前的通透设计,尽展其所有的机械构造之美。设计别致、臻于完善的钢质发条盒夹板呈现出字母B造型。各个部件均由手工进行精心抛光、倒角修饰、甚至缎纹磨砂工艺润饰。作为宝玑标识之一,玑镂刻花为机芯呈现令人耳目一新的装饰细节,替代传统的圆形粒纹图案,镂空设计使得表壳内的机芯结构一目了然,手工镌刻的罗马数字时标引人注目,与蓝宝石小时圈交相辉映。

  然而,该枚时计的独到特质于底盖上展现得更为淋漓尽致。由机械巧思之精髓凝聚而成的机芯,于其背后的留存则是永恒的优雅。宝玑工艺大师将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自1775年起所拥有的巴黎钟表堤岸39号宝玑工坊的建筑立面图案手工镌刻于腕表之上,为此枚时计画上收官之笔。于金质材料上蚀刻的图案细节精致考究,透过蓝宝石玻璃视窗可窥见机芯轮系,仿佛开启一扇连通两个真正卓然之界的窗口。

  关于宝玑

  1747年,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出生于瑞士的纳沙泰尔(Neuchâtel)。1762年,宝玑先生离开家乡,于凡尔赛和巴黎接受了完善的制表师培训。年仅15岁时,他就有了从事这一行的天赋,令其很快结识了数位当时最为伟大的钟表匠。

  1775年,这位年轻的制表师于巴黎西岱岛定居。该地区于当时是手工匠艺云集的中心,表盘、金器、指针以及表壳工坊鳞次栉比。他在这附近找到一处引人瞩目的建筑,面朝钟表堤岸,背朝太子广场(Place Dauphine)。自那以后,这里成为了宝玑先生终身的居所。

  正是在这砖墙之间,这位年轻才俊将一些钟表界内最为重要的发明赋予蓬勃生命:于1783年发明了问表的打簧游丝;于1790年发明了“降落伞”避震装置;于1795年发明了宝玑游丝;最为重中之重的陀飞轮则于1801年荣获专利。正是在“钟表堤岸”,阿伯拉罕-路易·宝玑先生于1786年首次将玑镂刻花工艺引入制表业——该项工艺随后连同著名的针尖镂空式宝玑指针成为定义标志性宝玑风格不可或缺的要素。

  尽管巴黎钟表堤岸39号仍存于世,宝玑制表工厂如今已选址于瑞士汝山谷(Vallée de Joux)。宝玑不仅意味着非凡制表,同时亦是欧洲文化传承的重要组成部分。品牌较之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专注于传承和创新发展其创始人所留下的璀璨遗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原创性、准确性、真实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本站不承担任何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